没有昵称爱咋咋地

那啥,这个热搜是不是戳到他们痛点了。
肖战粉丝别偷了这个。

狙肖战,不要狙节目狙剧

最近有种很【危险】的发言,引导大家去给肖战参演的狙参加的节目打低分。

从头到尾,写文的是xz 粉,举报的是xz 粉,所以这是一场无妄之灾。

我们的怒火很强烈,掩藏在怒火之下的被逼迫、被驱逐的无力感则更加绵长,时不时的扎我们一下,它很难消失,就算我们输了,放弃了,天长日久,这种被驱逐的无力感依然会在。

【但是不受理智控制的情绪不会帮助我们。】

我们想要肖战糊,狙肖战就好了,用合理的、正规的、不会被利用的方式狙肖战。

狙肖战参演的剧(他不是主角)、狙他参加的节目(他不是重心),这样会被人利用的。剧、节目需要很多人共同完成,是他们共同的心血。如果我们这样做了。

👉第一:我们会使其他受牵连的明星的粉丝以及这个东西背后的zb成为我们的敌人。

👉第二:我们的所做所为和xfx 无差攻击到我们是一样的。我们不再站在对的这一边,身上有了污水,xfx 们会像苍蝇看见有缝的蛋一样扑上来,说我们有什么资格骂他们抵制他们。

这两点我们一个也承受不起。

👉第一点:粉圈控评多厉害我们看见了,一个肖战就难,其他的明星和他们的粉丝以及他们背后的zb 都会成为我们的敌人。

👉第二点:我们会内部分裂。本来就够散了。犯下同样的恶行,会令群体中很多人无法再相信自己一直以来的坚持。屠龙者变为恶龙,也许很多人回过神来,会怀疑我们所做的事情是否有意义。同时这种行为200%会被xfx 利用,他们不利用就真的是智商跌到地平线以下跌到地心地幔了。

沉默着看了大家的讲话很久,因为自己只是一个普通人,没正二八经追过星没混过粉圈,不懂里面的弯弯绕绕和腥风血雨,上个LOFTER也是佛系吃粮佛系产,怕瞎说话说错了占用大家狙肖战的战斗时间。

在这里也不分析是不是有xfx 混进来引导情绪搞骚操作,说要狙作品无差攻击的就是xfx ,因为我们真的很受伤,我们共同努力添砖加瓦,共同打造出来的小窝没有了,而这,是一场无妄之灾。

不说这些所谓的利害,只问问一下心吧。

我们相信创作者不该无辜受罚,坚持创作自由,我们知道无辜被牵连的痛苦,知道这一切的起源有多么的可笑和荒唐,更痛恨着他们手段的下作,更令人心中害怕的是,这种下作的手段有用。

💔我们狙肖战,就不要用这种手段,说句不好听的,狙剧狙节目,就是我们害怕的下作手段。

怒火和悲伤不该指向无辜之人,xfx 就是前车之鉴。

舆论🌊是危险的,我们必须尽善尽美,克制怒火,提防背后的刀剑。

奉劝xfx 做人,你家割割必糊。

别在下面喊你圣母,先想想回头我们船翻了怎么办。

别刷抵制明星看累了,下场无路人,不想塞你罢了。

朋友们,也许你真的很愤怒很生气,想肖战最快速度糊,请理智思考,相信我们的目标是一样的,都想xfx 和xfx 家割割一起糊穿地心。







【在上王陆】转校生王陆x玛丽苏校园F3海

这个脑洞刚刚冒出来就把我自己给笑疯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。


*转校生王陆,智商超高武力爆表,身份是因为成绩而被贵族?学校?发出入学邀请的小村子里来的二狗子,陆神技能加满


*校园F3:欧阳商、海天阔、海云帆,欧阳商和海天阔同为高三生,海云帆高一生。本贵族?学校?由九州中部两大巨头家族灵剑山、军皇山双山联手承办,基本对内招生,偶有交换生名额进行国际交流合作,地位尊崇神秘


*王舞高二,沉迷吸商,欧阳商后援会会长


*海云帆喜欢可爱古灵精怪的女孩子,他沉迷网络上可爱的主播姐姐,听到悲惨的故事会忍不住给她们撒金子,海天阔为此深深担忧小海的将来


*商阔舞大三角,陆海陆心不变


梗记着,这注定是无脑甜文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叭


关于王某人是个骗子这件小事

  真的是陆海cp,大不是56啊走过来路过的朋友们。。。

       今天的灵剑山依然鸡飞狗跳鸡犬不宁鸡......

  “鸡你个头啊!掌门师兄你不要左顾而言他啊,你知不知道你最亲爱的小师妹我失去了什么啊!”

  女子赤足紫衣,一双柔夷环上老头子的胳膊,咬牙切齿地微笑道。

  如果忽视她手里翠碧竹剑斜刺横向老头子的喉管,也许也是一副相亲相爱的温馨场景。

  “师妹啊,你快放开师兄啊,师兄可不能晚节不保啊放过我吧~”掌门一把皱纹的脸五官移位,表情狰狞。

  掌门为了救玲儿和薛伯仁而闭关耗功,实力下降至今未能修养回来,如今竟无法挣脱王舞的魔爪。

  “我不管!掌门我都不计前嫌舍生忘死不慕名利的把掌门之位还给你了,你是不是该报答我!”王舞白眼翻天,誓要达成所愿。

  念及此事,掌门微微一怔,想到从王陆口中得知欧阳商的信息,沉沉的叹了一口气。

  “哎,真是怕了你了,随你吧。”

  第一天,王陆感觉别人对他的态度有点奇怪。

  自从他破坏盛京仙门掌门阴谋的光辉事迹传遍五大仙门(现在是四大仙门了),他一直享受着比从前更甚的崇拜。他收到的情书可以塞满无相秃头峰,上课永远能看见迷妹迷弟迷姐迷哥们崇拜憧憬的眼神,一天中最苦恼的事情是师父永远搜刮他的小钱钱。

        但是今天,他觉得别人对他的态度在友善中带着同情。

  他在食堂打饭菜,师姐一脸欲言又止纠结感动强忍同情的看着他,一边给他疯狂加肉一边不停瞅他。王陆挑眉一笑,调笑到:“师姐你干嘛,要向我告白吗?但是我心里有人了不好意思哦。”

  师姐不计较他的油嘴滑舌,只回到:“能放下也好啊,师弟你要坚强!”

  王陆一脸茫然的被后来人赶了下去,感觉自己和师姐有沟通壁垒。

  第二天,趁着阳光正好,师父又出门约风铃玩了,王陆慢悠悠溜达到桃花林想喝喝酒附庸一下风雅,欣赏一下美景。

  正是酒酣微热之际,日光迷蒙之时,一个彩衣宽袖的少女走来,她梳着两个小角包,纯真的面容上隐隐挂着泪痕。

  “你这个大坏蛋!我最讨厌你了!”

  王陆定睛一看,这哭哭啼啼的不正是琉璃师姐吗?

  琉璃仙是真传师姐,武力极高地位尊崇。他与琉璃仙交往不深,岂敢托大,登时酒醒一半,脱口而出:“小琉璃你怎么了?谁欺负你了?”

  却不知怎地,琉璃仙哭得更大声了,泪目莹莹瞪了他一眼,掐个诀飞走了。

  王陆呆立半晌,心道:“我怎么就喊她小琉璃了?”“怎的就把她气哭了?”

  他举起酒壶往嘴里又灌了两口,彻底的醉倒在花海之下。

  第三天,他照例去师父房间过夜,两人照例在床上坐着运功练功,极其和谐。

  修仙之人无惧寒暑,穿衣打扮全凭自己心情,王舞一身紫纱薄群,一片光景。王陆熟视无睹,心无旁骛,眉目间一片冷凝。

  正在运功之际,王舞冷不丁喊到:“大师兄!”

  王陆下意识睁开眼,左右望了望。

  “哇塞师父你吓死人啦!好好的练功就练功喊你姘头干什么啊!”

  却见王舞怔怔的望着他,疏忽间转换神色,夸张的假笑道:“哎呀,人家只是夜晚寂寞难耐,想起和大师兄你侬我侬的快乐时光啦~”

  王陆收回双手,白眼翻天,翻身往外走去:“师父你真的有病诶,我先走了,不送不送。”

  “你真的不记得了?”女子语气平淡,神色倦倦。

  “师父你在说什么呀,我忘了什么吗?”王陆不解回首,表情语气无懈可击。

  王舞沉默片刻,复又兴高采烈答:“你欠为师5万灵石呢,你想赖账吗~”

  “饭可以乱吃话能乱讲哦师父,我什么时候欠你钱啦!骗人也要有个数吧,师父当我傻呢。走了走了”王陆摆摆手,抬脚小跑消失在夜色中。

  第四天,王陆已经疲于应对众人诡异的视线,他拍拍屁股下山去了老板娘那里。老板娘还是一如既往的仗义,任由他在大堂正中的桌子干喝了一整天的茶。

  人潮如织,未曾停下。

  如果说人生是一场逆旅,重生一场,他又是否真的走得更加顺畅呢?他所珍视的、渴望的、为之辗转反侧、不能忘怀的、他拼尽全力守护的、不计一切寻觅的、所有的那些,他是否都好好的握在手中了?

  命运如此厚爱他,天地都对他微笑。于是他曾误以为自己是无所不能的。他轻而易举的做到一切,即便是难以修炼的空灵根资质,也成为他远超同阶的依仗。

  王陆狂拽酷霸炫的对老板娘wink了一下,调笑到:“老板娘你什么时候养了狗啊!这品种够炫的,拆家可厉害了~”说着便伸手不老实的摸上了狗头,被风铃狠狠的抽了一把。

  “拿开你的脏手!我家伯仁是你能摸的!”

  “老板娘你至于吗,我的手都被你抽肿啦!”

  “至于!怎么不至于!换我摸你家......试试!”话音刚落,风铃不由捂住了自己的嘴,眼神飘忽。

  “什么啥啥啥的?老板娘你睡糊涂啦。你这个可怕的狗控。”王陆用看傻子的眼神望着风铃,摆摆手,嫌弃的说到。

  “算啦算啦,算我的错。送你坛酒咯。”风铃牵着伯仁,同手同脚的走开了。王陆看着风铃的背影,低声道:“神经病哦。”

  第五天,闻宝从脏衣服和酒坛里拉出了王陆,彼时王陆烂醉如泥,醉眼朦胧。闻宝上来就抱住王陆大哭,一边哭一边抹鼻涕。

  王陆被鼻涕眼泪刺得,不耐烦地推开闻宝,吼道:“你谁啊?好恶心啊鼻涕都弄我身上了!赔钱!”

  推搡间,一个淡蓝色的衣角打衣服堆里冒了出来,闻宝瞅见了,眼泪如开了阀似的往下。

  闻宝走上前去,抽出衣裳撺在手里。“你没有忘对不对?你看这衣裳?”

  王陆低眉瞅了瞅,满不在乎的拿起衣裳擦了擦身上的脏污,不耐烦了:“我说死胖子你谁啊,走开啦,别烦我喝酒。”

  闻宝看着粘上鼻涕的衣裳,猛然夺走跑开了。

  第六天,王陆精神焕发。

  他终于不用面对大家奇奇怪怪的话和眼神了。王陆受师傅指派去军皇山贩卖物资,自打上次事变,海天阔不幸死于水月真人之手,军皇山群龙无首,新一代掌权人对破除水月老贼阴谋的王舞王陆二人十分尊敬,对他们的货物都给出极高的报恩价。

  王陆随侍者一路走过演武场,望着空气轻轻笑了一笑。

  这人呐,没别的,就是忘性大。从前在演武场上的人已经不在了,但该怎样,最后还是怎么样。

  侍者待他无比尊敬、态度体贴入微,送上的熏香、食物的口味、安排的住宿都让王陆感到宾至如归。

  第七天。

  普天同庆,世界又一次被拯救了。

  人们奔走相告,刚出世的妖王被灵剑派掌门再次封印,天下和平无事。

  只有王陆变了,他变得喜欢微笑,说话轻声细语,礼仪无懈可击。

  他时常在月夜下喝酒,有时使出幻术蝶影重重在花海中翩跹。

  他爱去军皇山,尤其喜欢在演武场上驻足。

  王舞总是看着他叹气,王陆也不知道为什么。有次王舞假装没注意吻他,王陆惊慌失措的说:“这是我的初吻啊!”

  王舞没说什么,只是径直走开了。

  天下还是那么太平和谐,愚人和智者依然生存在同一片土地下。

  今天的王某人,他依然是个骗子。

  他曾无心中骗过一个绝望的少年,说要带他踏平军皇山,他以为天地对他垂青,胜利理所当然;他曾混沌间骗过一个苦等的女人,说那是他的初吻,他忘了他曾偷偷吻过少年苦涩的嘴唇,彼时心如擂鼓,万劫不复;他曾无可奈何的骗过自己,他被所谓前世的情意玩弄于鼓掌,骗自己所爱并非那人。

  所有他曾说过的话、曾许下的诺言、曾澎湃汹涌的感情,都被自己遗忘。

  待及前世灵光灭去,一切朦胧幻影般的执念爱情褪去,万事皆休。

  最后一次,他终于明白,他要完成怎样一场骗局。

  骗他的小海忘记一切,骗他的爱人幸福的活在梦乡里。

  无论你去哪里,我都会把你找回来的。

妄念(短打复健,谋划长篇)



  “小海,等哥无相剑骨大成,带你踏平军皇山~”


      男子容貌俊朗秀丽,低眉敛目时像个乖巧的孩子。一双琥珀琉璃般的瞳孔,专注的看人时近乎深情。


  他熟悉他嬉皮笑脸的模样,熟悉他贪财自负的毛病,熟悉他天马行空的妙想。


  一点鲜明的亮色,不论美丑好坏,在黑色的世界里都如此刺眼。


  但是海云帆更熟悉的,是他张狂无羁的口吻、胜券在握的眼神、是他算无遗策的神通、遇难克难的坚韧。


  是他一声一声唤他:“小海”。


  他们的名字从他的唇齿间吐露,胸腔震颤、眉眼含笑。


  他在花海月色下大声呼喊彼此的名姓,好似这名字天然合于一处、好似他们会彼此扶持着走下去已然是无可更改的事实。


  到底有多少花呢?这片天地如此狭窄,藏不下一点隐晦的真心、藏不下一场漫长的祭奠,却有着海云帆数不尽的繁花似锦。


  于是海云帆也敞开心扉,相信从此有人陪他踏上孤独道路、自己再也不是孤身一人。


  他起先微笑、继而大笑,一双眼被月色繁花笼罩,一颗心被热血温言展平。他看着他,学着他一起喊着古怪未曾听闻的词语,那一刻满心欢喜。


  彼时彼刻,未曾想过离别。

  


  


牙医没死实锤

什么干发湿发、尸体不尸体、幻觉不幻觉都先靠靠边。


记得女警最后为什么返回上楼找钟宇吗?


她说她在四楼捡到了署名钟宇的书。


记得吗?那本书早就被牙医偷走了。


如果牙医死了,这本书是怎么干干净净的遗失在四楼?


只是这句话出来的同时,镜头特写了手链,注意力自然而然的转移到手链罢了。